首頁 > 教育教學 > 文 苑
聯系方式

電話:0557-5038675
傳真:0557-5038675
地址:安徽省蕭縣實驗高級中學(鳳山花園北)
郵編:235200

文 苑

《 告 別 》

文字:[大][中][小] 2013-3-4  瀏覽次數:3347

 

北京外國語大學 王開放
 
    在唐老師約我寫點什么的時候,我便想起了笛安的《告別天堂》,不僅僅是因為《告別天堂》記敘的是關于青春的笑與淚的故事,而是小說的這個名字足以我想起了很多,比如在高三時聽到的一位過來人的話:“眾多高三學子以為自己是在經歷地獄,其實,他們逃離的卻恰恰是天堂。”當時這句話讓我感動頗深,現在我也是“過來人”了。
    于是,趁著這個機會,追憶那些年,那些事,那些哥們,那些老師……
    仿佛是四月的一個星期日下午,沖澡回來,從學校門前那條寬闊的馬路走進校園,值班的朱師傅正在寫毛筆字,他微微一笑,很熱情地招呼讓我也來寫一寫,寫了幾個字,然后去了醫務室,拿了幾袋板藍根,臨近高考可不能感冒。在主干道上走著,看到前面一大把香蕉在晃動,仔細一看是上鋪的兄弟拎著的,接下來他就被“打劫”了,去寢室的路上看到了倒完垃圾回來的林奶奶,“林奶奶把小食堂打掃地真干凈。” 我想著。
    我在上初三的時候教室在四號樓的二層,就是靠著東側樓梯的那間,從走廊上的窗口朝外望,可以看到蔓延在山腳下的野草和幾塊不大的莊稼地。順著右手邊方向看去,是除去荒草的一片空地,那時“鳳翔體育場”還未建起,體育課上,我們常常在那里練習實心球。初三的學習生活就如同上高三時路過四號樓所看到的一樣:天剛蒙蒙亮便開始的朗朗讀書聲,晚自習不時看到班主任拿著成績單在走廊上和學生們聊天……而如今自己多么懷念被老師叫出去來一次傾心的長談的日子。
    高一的時候我的教室在三號樓一層,當時我和姐姐鄰班,來往的同學可以經常看到午自習下課后我和姐姐在走廊里討論問題,而如今姐姐在遼寧,我在北京,距離遠了竟顯得生分了許多。有時在電話說上幾句便覺得無話可說,盡管還想像高中一樣向姐姐提出種種無理的要求。譬如“姐,今天你幫我刷飯缸吧,我忽然肚子痛的厲害。”嘴角卻掩不住偷笑的痕跡。當我和姐姐吃著“大伙”的飯,我們會同時感嘆:“我們要同甘,不,是共苦,來,吃吧!”高一的生活很精彩:有軍訓,有拔河,有六班的書法展,有六班的詩歌朗誦和關于“人性本善還是惡”的辯論賽,有感動家長和師生的母親節活動。當然,還有廣播操,在課間的廣播操中我是領隊,當時特別自豪。
  高二時的教室搬到了二號樓一層,就在高三教學樓的后面,甚至可以看到高三學子摞起的厚厚的書。高二便已然覺得是自己是學長了,相對于下面的幾個年級。有時在人群中走著,看到矮自己許多的初中學弟,心中不免有幾分淡淡的苦澀,“是時候該學習了。”我經常對自己說。高二的課程很緊,特別是數學和物理的大容量和高難度。不過虧得有幽默的王沛老師和細心的張敏老師,我到現在還可以笑出聲來如果聽到王沛老師在一號樓的三樓辦公室扯著嗓子呼喚我們的數學課代表,“王娜——”,之后便是伴著同學們的狂笑聲匆匆跑出去的王娜。高二開設了“小實驗班”,請高三老師講一些高三熱點和專題,無疑,面對演算了大半個黑板的數學題和僅僅題目便有幾百字的物理題,同學們都傻了眼,而每當徐斌老師指著那道復雜的物理題說:“道理很簡單!”同學們便徹底無語了。于是感嘆自己的渺小。這時,當然了,對未知的渴望促生了許多學霸,譬如,呵呵,我——一個數學筆記打了十幾個筆記本的學霸。
    在那年夏天,還沒來得及向高二告別,傳說中的高三便到了。教室搬到了一號樓的三層,巧的是也是位于靠東側樓梯的一間。此時想起來,如果非給當時的心情下一個定義,大概會是——在很長的時間里,思緒便如漲潮的水,漫過心頭,久久延伸。也不知自己會想些什么,就是靜靜的思考。那會兒,我坐在第一排,當座位平移到靠近門口的位置,視線便可以穿過沉思著的門,透過樓梯口的窗戶。遠處,正在建設“香格里拉”的大型起重機在轉動,讓久居書中的學子意識到窗外在變,我們也在變。近處,幾根平行的電纜一直向遠方延伸,似乎預示著高三漫長的日子和注定平行下去的人。我常常這樣想,在午自習的靜寂中思緒如潮。
    這也許便是心里對高三的迷茫與恐懼,然而正如影片《返老還童》中那句陽光般的箴言:“It's never too late or, in my case, too early to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 There's no time limit, start whenever you want.”(一件事,無論太晚,或者太早,都不會阻止你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這個過程沒有時間的限制,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開始。)我對自己說,靜水流深;對自己說,像阿甘一樣做個老實的傻瓜;對自己說,就像唐老師曾經說的那樣,以一顆赤子之心去學習。我真的靜下來了,會去分析每一份試卷,總結每一道錯題,探究每一種題型。即使在路上走著也會用“想象練習法”(從腦海中找到一道典型例題或小知識,分析題型和做法)來鞏固知識。那段時間真得很充實。
    高三下學期,我和姐姐干脆不回家,原因是從蕭縣到我家坐車往返近四個小時,回一次家后好幾天都很累。每到回家的日子,我媽會帶一大包零食和燉好的雞或魚來慰勞我倆,當吃著媽媽包的餃子,我倆知道媽媽五點便起來包餃子,坐的也許是最早的一班車才會在八點趕來。一次媽媽帶了好些剝好殼的核桃,我問道:“媽,您買的剝好的嗎?”我媽自豪地說:“是我一個一個砸開的。”我和姐姐鼻子一酸,眼前仿佛是母親一臉滿足地在砸核桃的情景。
       ……
    我終于來到了北外,坐在北外的圖書館里,寫下這篇文章。
    回想起那么多走過的日子,從初三到高三,從四號樓一步步向前直到跨一步便可走出校門,走向遠方的一號樓,我終于來到了北京,開始另一段路程。如果要為這段日子添一曲背景音樂,我希望是《阿甘正傳》中珍妮唱的那首歌——《答案在風中飄揚》:“白鴿要飛翔過多少大海 ,才能最終休憩在沙灘……大海要用多少年才能最終沖走高山……一個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到藍天……答案啊,我的朋友,答案在風中飄揚,在風中飄揚……”。
    也許,你是坐在高一(3)班窗邊的一位安靜的女生;也許,你正走在去廁所的路上經過那棵開著白花的木香樹;也許,你剛剛洗完衣服正躡手躡腳地走進教室。你環顧四周,看起來一樣,聞起來一樣,聽起來一樣,感覺起來一樣,但是什么不一樣呢?你自言自語,最后意識到原來改變的是我們自己,是啊,每個人都在悄悄變著,你永遠也不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們可以沿著既定的方向不斷蛻變,盡管現實有時會有所偏差。就像不怕死的飛蛾撲向火焰,因為他知道那火焰的名字叫夢想。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我向她詢問自己下學期要不要選修經濟數學,因為學語言的以后必然會接觸到,但又怕太難太苦。她說石老師說過,一個人在打算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之前一定要學會干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就像她在高中時英語很差,明知道到后來自己不必用,但她還得硬著頭皮學下去,因為那是她的責任,走的更遠之前必須完成的坎。這就是我想對學弟學妹們說的話,認真學習是你的責任,高考則是必須的成人禮。
    笛安在《告別天堂》中寫道:“幸福這東西,一點都不符合牛頓的慣性定律,總是在滑行的最流暢的時候戛然而止。”也許,僅兩天6月7號、8號,你的高中生涯,你的最純真最刻苦的時光便戛然而止了。那么請珍惜它吧,我的朋友。聆聽歲月,于北京素雪紛飛的冬至,重拾起在實中的那些日子,淡淡含笑,淺唱一曲流年,靜靜凝聽我的實中時光。愿實中安好,愿實中學子在實中的青春時光里溫暖、充實。
后記:希望我那些留守前線的哥們看得起清華,別考港大啦!為所有2012級留下來的勇士們加油!祝愿那些教過六班的老師們身體健康!祝愿母校再創輝煌!

相關文章

·地球到底有多“大”
·哲思小語——送給你,送給我
·《回憶我的高中三年》
·《帶著記憶,走向遠方》
·《花開絢爛中國美》——“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品選
·《返航》——“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品選刊
·《攜手共創大同中國》——“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品
·《當中國不再美麗》——“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品選
·《有國如斯 大美不言》——“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
·《美哉,中國色》——“美麗中國”作文競賽獲獎作品選刊
立彩彩票 乐彩彩票网 | 新乐赢彩票 | 时时彩平台 | 666彩票 | 红星彩票 | 彩02彩票 |